文/林宇芹 圖/摘自網路

 

  世界上充滿著許多不合理。但你是否曾想過,當一份足以讓心靈破碎的不合理出現在生命中,該如何重新面對人生?


圖一  

《心靈鑰匙》電影海報

 

 

失去摯愛而無法面對留下來的人

  

  奧斯卡.謝爾是個聰明但不擅長與人交往的男孩。為此,他的父親湯瑪斯.謝爾設計各種遊戲讓他能夠一邊享受思考的樂趣,一邊在過程中與人們接觸。對於奧斯卡而言,父親是他世上最愛的人,但是摯愛的親人卻喪生於九一一事件中。奧斯卡失去了父親,而母親也失去最愛的丈夫。儘管兩人愛著彼此,卻因為失去湯瑪斯做為溝通的橋樑,導致關係逐漸疏離。奧斯卡的母親隱忍著失去丈夫的悲痛,只為守護比自己更脆弱的孩子;反觀奧斯卡卻被悲傷蒙蔽了雙眼而無法看見母親所付出的愛,甚至狠狠傷害她。


圖二  

兩人失去摯愛的同時也失去合諧溝通的能力

 

 

旅途展開,為了延續與你相處的8分鐘

 

  某天,奧斯卡意外打破父親房裡的花瓶,從中發現裝有鑰匙的信封袋,他的旅途就此展開。對於那把鑰匙,唯一線索是信封袋上寫著的「Black」。於是,奧斯卡將父親教授給他的知識投入到探索中,對世事充滿恐懼的他開始徒步走訪城市中的「布萊克」。儘管這趟旅途再怎麼艱辛,奧斯卡也不會氣餒,因為他知道「太陽爆炸之後,地球要經過八分鐘才能感覺到。在這八分鐘裡,人們依然能夠看到陽光、感受溫暖。」而透過這把鑰匙,能使自己與父親最後的「八分鐘」延續下去,甚至直到永遠。

 


圖三  

徒步踏上旅途的奧斯卡

 

 

夥伴使冒險不孤單,也協助旅途劃下句點

 

  一次契機,使得奧斯卡在旅途中不再孤單。在某天夜裡,奧斯卡與奶奶的房客─一位因創傷症候群而無法說話的老爺爺遇見了彼此。這場相遇帶給奧斯卡意料之外的改變,他不僅向這位陌生老翁傾訴內心的痛苦,甚至答應讓他一同旅行。後來兩人一起拜訪許多人,但奧斯卡最渴望的答案遲遲沒有找到,這讓他越發急躁。當奧斯卡抱持著迷惑詢問老爺爺:「希望你誠實回答我,你認為我到底能不能找到對應鑰匙的鎖?」時,他的心中或許已經有了結論,卻又希望有人推他一把。老爺爺將他寫著「No」的手舉起,為這趟旅行劃上句點。

 

圖四

 冒險旅途增加了一位同伴

 

 

意外的結局與未曾說出口的真實

 

  後來奧斯卡從父親留下的剪報中,發現一組電話號碼,撥打之後發現接電話的人是旅行中所找到的第一位「布萊克」─艾比.布萊克。然而,她卻非奧斯卡真正應找到的那位。與艾比的前夫威廉.布萊克交談過後,奧斯卡得到了真相:那把鑰匙並非父親的遺物,而是威廉的父親所留給自己孩子的。奧斯卡將鑰匙物歸原主,同時也希望他能夠聽自己述說一個秘密,那是從未向他人訴說的,悲傷的真實…

 

  九一一事件當天,湯瑪斯總共打了六通電話回家,而撥打第六通電話的時候奧斯卡已回到家。答錄機傳來父親的留言:「你在嗎?你在嗎?……」反覆九次話語,迴響在奧斯卡身邊,問句中傳來父親希望能夠與兒子道別的深切渴望。但奧斯卡始終未接起電話。因為他不敢面對將要失去父親的恐懼。而這樣的恐懼到事後轉為愧疚,罪惡感不停攻擊奧斯卡脆弱的心靈,而渴望能夠得到寬恕。

 

愛,讓人重新站起

 

  奧斯卡陷入了絕望,因為整趟旅行換來的只是一無所獲。就在奧斯卡被悲傷壓垮時,母親告訴奧斯卡這些日子以來她都知道他在做什麼,甚至比他更早去拜訪各戶人家,請他們關照自己的孩子,奧斯卡這才發現母親一直在為他默默付出。心情平復後,奧斯卡回憶起旅行中拜訪的每位布萊克,以及途中陪伴自己的爺爺,他了解到每個人都曾歷經傷痛,但還是勇於面對自己的人生。最後奧斯卡在鞦韆上找到父親留下的字條,他也終於鼓起勇氣,走出陰影,放下對逝者的依戀,重新面對人生。

 


圖五  

兩人一起分享拜訪布萊克的經驗

 

圖六  

在鞦韆裡找到父親留下的字條,內心豁然開朗

 


逝者已矣,珍視當下


  作品本身沉浸在悲傷情緒中,或許很多人會覺得沉悶,但是它也觸動了許多人的內心。心靈的治療是一段艱苦過程,因為烙印在心中的痛無法輕易向人言喻,更何況在這份悲傷回憶的背後還隱藏了深深的愧疚。「逝者已矣」這句成語表面上大家都瞭解,但是到了真正失去時卻無法簡單地放下。每個人都曾經歷傷痛的過去,但是再沉痛的悲傷都能夠找到方法放下並重新站起來,當人能夠克服過去面對當下時,會發現世界還是充滿著愛與希望。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