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蕭妤珊 圖/網路

 

(圖一)電影海報.jpg  

電影海報

 

人性的複雜,經由層層文明謊言包裝而成;人性的單純,是突破謊言後的真實面貌。

 

  電影的一開始,伊森鮑爾(Ethan Powell)宛如一頭失控的野獸,在機場失控毆打了海關,於是再度被遣送回美國的監獄。伊森鮑爾原本是一位靈長目動物學家,長期在非洲從事研究大猩猩的工作,在失蹤後的兩年被找到,同時因犯下殺人罪,而在非洲的監獄待過一段時間,之後被轉送回美國專門監禁精神病囚犯的監獄。自他被逮捕後,就從未說過一句話。

 

  狄奧高達(Theodore Caudler)為初出茅廬的精神科醫生,透過指導教授牽線,接下伊森鮑爾的案子,他必須替伊森鮑爾做精神評估,並讓他說出為何失蹤以及犯罪的過程。在好奇心驅使之下,狄奧一步步挖掘並揭開這名瘋老人詭異舉止背後的原因,而隨著治療鮑爾的過程,亦改變了狄奧的人生。

 

我們失去的到底是什麼?

 

  電影裡的第三次治療過程,鮑爾突如其來掐住狄奧,並用膠帶將他的嘴巴封起,同時問他「人類到底失去了什麼?」生命面臨威脅的狄奧,連忙用蠟筆寫下「自由」。然鮑爾只是說他答錯了並掐得更緊,狄奧重新在紙上寫下「控制權」。鮑爾仍不滿意並威脅他再答錯就會殺他。最後流下男兒淚的狄奧在紙上寫下「幻想」。

 

(圖二)Powell突然掐住Theodore.jpg  

鮑爾突然掐住狄奧

 

  「幻想」是自由的,但實際上我們卻被外在的名與利束縛著;當我們認為握有主控權的同時,其實是被掌控的,且主控權也是我們想像出來的。那有沒有自由是「不是幻想出來的自由」呢?答案是有的,但這種自由不能被定義,而是一種心境。如同我們經常聽到「擁有的越多,越自由。」然擁有的本身卻是一種負擔,只有不在乎擁有多少的人,才會自由。

 

明的墮落,該如何挽救

 

  隨著鮑爾逐漸好轉,狄奧到獄中探望他。鮑爾在牆上畫了一幅世界地圖,並在人類上頭寫下掠奪者一詞。透過狄奧與鮑爾的一問一答,鮑爾殺人的理由漸漸明朗,狄奧問:「我們是否應該摧毀現代都市,回歸原始叢林」,鮑爾卻認為此理論「似是而非」。

 

(圖三)Powell所繪製的世界地圖.jpg  

爾所繪製的世界地圖

 

(圖四)Powell解釋他所畫的世界地圖.jpg  

鮑爾解釋他所畫的世界地圖

 

  狄奧的說法看似正確,實際上卻是另類的掠奪行為,只是從城市對鄉村的掠奪,改為鄉村對城市的掠奪。問題不在於城市,而在於思想。如果不從思想著手改變,文明則會持續墮落,但思想不是透過革命、殺人就能改變,而是應從自身做起。人是自然的一部分,我們亦有回復自然的能力,而不是沉溺於功權名利之間,忽略了身邊應該珍惜的事物。

 

(圖五)Powell與Theodore.jpg  

鮑爾與狄奧

 

  當人們深陷功利主義時,其努力掙脫貧窮,爭權鬥利只為討好重要的人事物。這時,電影中的鮑爾即為一種象徵,象徵著理想,但其實社會與理想是有差距的,甚至背離了單純自然的原則,在追求名利的社會裡,人是不會對任何人付出關心,更不可能去愛人。因為對任何事情投入感情,會影響前途發展。所以當狄奧為了鮑爾的案子再次失敗而感到自責時,他的指導教授對他說:「不要投入過多的感情,這樣會失去控制的。」

 

「失去控制,不好嗎?」

 

  當狄奧聽到他的指導教授對他說的話後,他反覆思索。失去控制,意味著不被外物束縛,而是依據「本能」做反應。但如果只是依著本能行事,卻沒有考慮鑄成的後果,則是不可行的,更只會形成惡性循環。人類的優勢則在於我們能夠思考,依據事情做出適當的反應,並在被控制與本能間找到平衡。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