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紀咨羽 圖/網路

 

  1876年正值日本明治維新時代,退去浴衣焚燒木屋,日本人穿上西服築起鋼筋水泥樓房,他們拋棄傳統向新興的西方文明學習,以圖國家日漸強盛。於是日本天皇的重臣大村松江急著向西方購買大量火炮等軍備用品,並聘雇外國軍人訓練日本軍隊。納森‧歐格仁是位美軍上尉,受大村雇用訓練日隊,他曾在美國西部拓荒時與印地安人交手並平定許多印地安部族,獲得至高的榮譽,但沒有人知道每個夜裡他夢見那些慘死在槍下的印地安人,他都無法原諒自己的濫殺無辜。始終在軍職與道德間掙扎的納森選擇以酒精麻痺自己,直到他遇見一位武士──勝元盛次。

 

1.jpg  

納森‧歐格仁訓練日軍用槍

 

  當世人汲汲營營於追求外來文化時,有一群武士們沒有遺忘祖先留下的傳統精神,他們身著鎧甲用武士刀保衛國家,勝元即是這群勇士們的首領,同時他也是明治天皇的老師,因反對全面西化,勝元深信自己的反叛是為天皇著想,希望天皇不要只看見西方富強而忘了日本人的精神。但他是大村一心想除掉的眼中釘,阻礙大村與美國購買軍火並從中獲利的計畫,於是大村便下令出兵攻打勝元,在這場戰役中,納森意外成為武士的戰俘,被帶回村子。

 

2.jpg  

納森被帶回武士的村子

 

  納森並沒有受到絞刑,相反的,村子裡的人民都相當善待他,這是個納森從未見過的世界,人們日出而作,各司其職,練武、鑄劍、紡織……有著鋼鐵般的紀律。他在村子裡生活了一段時間,不僅學習日語、武士刀,融入傳統日本人的生活,令他意外的是,在這個不受物質或慾望汙染的農村裡,他第一次安穩的入眠,擺脫了殺戮的血腥夢魘。而一天,大村派遣殺手潛入村子準備暗殺勝元,納森發現了殺手並及時救了勝元免於一死,當他拿起武士刀與勝元、武士們一同對抗入侵的殺手時,他改變了,他再也不視武士們為敵人,他將和這群擁有信念、堅持正義的勇者們並肩奮戰。

 

  改革西化政策持續進行著,眼見傳承自祖先的文化就要破壞殆盡。然而明治天皇在顧及眾多大臣的勢力之下,始終未能強勢做出真正有利於百姓的決定。於是勝元明白勢不可擋,他無力使天皇回心轉意放慢西化政策的腳步,自責無法延續九百多年來祖先為這片土地的守護,勝元決定親手結束一切,遵從武士道的精神切腹自盡。「我要死在武士刀下,死在我自己或敵人的手裡」但是納森對他說「那就死在敵人的手裡吧」,走出懦弱的陰影,納森敬佩這樣為國犧牲而不顧自我的情懷,「還有什麼比武士道精神更重要的呢?我們要一起讓天皇聽到你的心聲」直視著勝元,納森平靜卻堅定地說道。

 

3.jpg  

納森身著武士的鎧甲,捍衛武士道而戰。

 

  最後的戰役開打了,刀劍不敵火炮、肉身也無法抵擋子彈,縱然武士們失敗了,但到最後一刻他們都沒有放棄,依然英勇地手握武士刀衝向敵人……我們難以評斷誰是誰非,更不該對當時的情境評頭論足,現代與傳統間往往難以達到完全的平衡,而放眼望去現代社會在資訊的流通、科技進步之下,文化間的界線愈趨模糊,我們生活中隨手可得的物品,又有多少是源自於自身的文化傳承呢?反之,若一昧閉門造車,拒絕接受不同的新知,又該怎麼佇立於世界中呢?相比1876年的武士,這或許是生存在21世紀的我們更該深思的問題。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賴冠廷
  • 幕末的故事一直讓人很動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