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曹峻偉  圖/網路

 

  「你是否聽見群眾唱著?唱著人民的憤怒!這是不甘為奴的人民之聲……」

 

1.jpg  

電影海報


  電影改編自雨果(Victor-Marie Hugo)的作品《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 )。其背景始於法國大革命後的第26年,新君王上任,但舊有的問題,如:貧富差距、貴族冷血旁觀……等問題仍舊存在。為了生存,必須行其能所用之極,因此有些人以詐騙維生,有些人則出賣肉體。而故事的主人翁尚萬強(Jean Valjean),因姪子肚子餓,又迫於窮困與飢餓的折磨而偷麵包,但也為此遭到法律的制裁。經過十九年的牢獄生活,期待新生的他,遇到的卻是自私自利、黑暗而悲慘的世界。

 

  重獲新生的尚萬強,屢次求職卻因他曾犯下的罪刑而遭社會排斥。在痛苦無奈之餘,無意間流落至教堂門邊,而受到主教米里哀的照顧,但他卻不知悔改的偷走了銀器。不料當警察活逮持贓物的尚萬強,並將他帶到主教面前詢審時,主教並未責怪他,反而助他脫罪,更讓他帶走更為高價的銀燭台。主教的行為感化了尚萬強,他一改對這社會的怨恨,拋下他罪人的名字,展開新的生活。八年後,他當上了市長,化名為馬德廉先生(Monsier Madeleine)。政績良好、頗受眾人戴愛的他,卻在一時疏忽中,使他所經營工廠的女工傅安婷(Fantine)遭到工頭辭退。失去工作的傅安婷尚有女兒珂賽特(Cosette)寄養在酒館裡,且酒店老闆又不時虛造養育珂賽特的開銷。窮途末路的她,在這充滿自私、欺瞞的人世間,只得賣頭髮、牙齒,甚至淪為街頭妓女,以賺取微薄的金幣。尚萬強發現後,為了彌補因他的錯誤所成的悲劇,在傅安婷臨終前答應會照顧好珂賽特。與此同時,有人被誤認為是逃犯尚萬強,遭到警方逮捕。不忍他人背負無辜罪名的尚萬強,前去法庭承認自己就是當年的罪犯。卻也因此,自他背棄罪名而逃後就不停期待將他繩之以法的警長賈維爾(Javert),又再度追捕他。

 

2.jpg  

尚萬強發現他釀成的悲劇

 

3.jpg  

青年們唱起點燃戰火的革命之歌

 

  受到賈維爾追捕的尚萬強,窮途末路下,只得帶著珂賽特寄宿在修女苑裡。一眨眼又過了九年,珂賽特已從當年的小女孩蛻變成了貌美的年輕女子。某日,她與當年拯救她離開的尚萬強,她認定的父親,一同於街上行善、救濟窮人時,美麗的珂賽特吸引了年輕的革命鬥士馬留斯•彭梅西(Marius Pontmercy),兩人滋萌好感,更在分離後念念不忘對方的臉。但兩人的愛情,卻在革命戰火與父親的懷罪潛逃間掙扎。在群眾唱起革命之歌的那刻,馬留斯與同行的青年們一同為法國的自由夢想奮鬥,但無奈的是,即使革命的血熱騰的奔灑,那激昂的人民之歌,卻無法喚醒人們的自私與對自由的渴望,相反的,大多數的人們默眼旁觀,逕自的關起門,不願幫助這場革命。舞動的旗子無法召集民心,街頭的槍聲,訴說著一場悲劇。

 

4.jpg  

革命中唯一存活的馬留斯,望著人去樓空的酒屋落淚

 

  電影在前段將當代社會因貧困而造就的民心黑暗十足描寫,如傅安婷在工廠受到的排擠與性騷擾,因無力還債而淪為妓女的悲劇。不論是工廠其他女工因力爭上游而起的嫉妒之心、或是寄養的酒店夫婦因貧困時局而起的詐騙行為,都明顯的表露出人民的自利之心。而末段的革命氣氛,更是將本劇帶到高潮。青年自知人民未被喚醒而軍心靡遺,尤其在當街壘遭攻破,人民拒絕為革命軍開門提供庇護之幕,叫人最為失望。雖然影中充斥著人性的黑暗,沉重的叫人窒息,但馬留斯與珂賽特的愛情,在這動盪的社會反而更為顯目,似乎說著即使時局如此的混亂,世界何等的悲慘,愛情依存。

 

5.jpg  
縱使失敗,革命之歌依舊長存

 

  影末,隨著尚萬強撒手人寰,以遠處傳來的革命之歌,暗示著這場熱血沸騰的革命精神依然存在於人心之中。即使在這悲慘的世界裡,四野傳來的哀號,與人民的憤怒,僅釀成曇花一現的戰爭,但點燃這次暴動的歌聲,卻深藏於人心。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