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吳孟育  圖片/網路

 

      沒有「破壞」,就沒有「修理」。生活中許多事情都是一體兩面的,好壞無絕對,心態的不同,對同一件事的解釋也會有所不同。當你一邊看著電影一邊思索自己的定位時,你想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圖一.jpg  

《無敵破壞王》電影海報

 

      破壞王雷夫〈Ralph〉是80年代電玩中的反派角色之一,遊戲中他負責破壞房子。但他厭倦了每天不停的破壞房子、被人們從高樓丟到爛泥中、被同伴唾棄、每晚都必須孤單地回到垃圾堆的例行公事。他認為沒有人喜歡壞蛋,他也想像修繕王阿修〈Felix〉一樣,和大家住在高級公寓,當個受愛戴的好英雄。雷夫為了證明自己也可以當好人,決定出走到其他遊戲世界闖蕩、贏得「金牌」。

 

圖二.jpg  

《修繕王阿修》中的同伴都不歡迎雷夫

 

圖三.jpg  

高級公寓旁的垃圾堆就是雷夫的棲身之地

 

      當雷夫聽到《英雄使命》遊戲可以贏得金牌,便決定喬裝成士兵偷偷潛入遊戲,希望能得到一面金牌。沒想到,為了拿取金牌,雷夫誤觸機關讓寄生蟲卵孵化,造成遊戲世界一片混亂。雷夫趕緊乘上逃生艦逃出《英雄使命》,卻不小心帶著寄生蟲誤闖《甜蜜衝刺》

 

圖四.jpg  

當大家開心慶祝遊戲30周年時,被排擠的「壞蛋」們的「反派自助會」

 

圖五.jpg  

雷夫在《英雄使命》取得金牌

 

      在《甜蜜衝刺》,雷夫結識了淘氣的遊戲「BUG」女孩雲妮露〈Vanellope〉。雲妮露因為身上的BUG,遭受到同伴的排擠,處境和雷夫相似。因此他們從相識到相知,即使受到糖果王和遊戲居民百般阻饒,仍齊力完成雲妮露的賽車夢想。

 

圖六.jpg  

雷夫和雲妮露初遇

 

      經過一連串的驚奇冒險,雷夫和雲妮露聯手打敗假扮成糖果王的壞蛋渦輪,消滅繁殖過剩的寄生蟲拯救遊戲世界,也讓雲妮露成功越過賽車終點線恢復女王身份。而雷夫最後雖然沒有拿回金牌,也沒有變成英雄,當他回到《快手阿修》後依然睡在垃圾堆、繼續當壞人,然一切卻已有所改變,他和雲妮露成為要好的朋友,並且受到遊戲中居民愛戴並過的很快樂。

 

圖七.png  

壞人渦輪假扮成糖果王,破壞遊戲世界

 

圖八.jpg  

 

      世界上沒有一定的「好」和「壞」,如同雷夫的破壞能力和雲妮露的BUG,在人們眼中雖然都是不好的,但他們卻運用這些能力拯救遊戲世界。每個人都有擅長的能力,只要用在對的地方,都能發揮其最大價值。

 

      在電影的尾端,看似與原本處境毫無改變的雷夫,然其心境卻產生巨大的變化重新定位自己。I am bad and that's good. I will never be good and that's not bad.」〈我很壞,而這很好。變好無望,壞又何妨。〉現實中,我們都在追求並希望能受到他人的肯定,卻忘了最重要的是肯定自我的價值,就像雷夫最初只是單純認為贏得金牌便可得到認同,但最後發現,其實當「表面上的好人」和當「樂於幫助別人的好人」是不一樣的。心之所向,身之所往,必須先肯定內心的方向,才能力行、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做自己」也許已不是新奇的題材,但這看似平凡的故事卻打動我們面對人生的「態度」、改變我們的生活。而當雷夫的「壞蛋宣言」奏響耳際時,是否受到一份感動勇敢做自己呢?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