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蕭妤珊 照片/網路資源
 
  2015年8月日與8月9日,為廣島、長崎原子彈爆炸七十週年的日子,兩地分別進行紀念暨和平祈願儀式,本次共有一百位來自各國及歐盟的代表,及當地五萬多人一同參加這場儀式,在原子彈投放的時間--十一點零二分,現場數萬人,包括年老的生還者與罹難者家屬在莊嚴的鐘聲中默哀一分鐘。
 
(圖一)原報後人民傷照.jpg 
原報後人民傷照

 

  1945年8月6日,美軍派出攜帶原子彈「小男孩」(Little Boy)的B-29轟炸機,對廣島進行人類史上第一次核武轟炸。三天後,另一架B-29轟炸機原預訂前往小倉市轟炸,卻因天候不佳而改至鄰近的長崎市投下另一顆「胖子」(Fat Man),共計有兩萬多人死於爆炸,市區建築物近乎全毀,如此慘重的傷害促使日軍向盟軍投降。兩次原爆,被視為二戰結束的重要事件,然而卻是廣島和長崎人惡夢的開端。
 

(圖二)滿目瘡痍的街道.jpg 

滿目瘡痍的街道

 
  今年是原爆七十週年,Scotland's Secret Bunker 博物館展出一系列爆炸的街頭照片,這一批照片在十年前發現,但因爆炸後殘留輻射過高,不僅讓相片中人物很快的死去,就連拍攝者也不久後逝世,使部分照片來源至今仍無法得知。而於爆炸後六個月,蘇格蘭皇家空軍機師 Clifford Fern於廣島附近的二手市場買下相機,但回國後卻遺忘此事,直至他兒子發現並願意將照片提供展覽,讓世人目睹當時的慘況,更提醒核武的可怕。
 

(圖三)沒有遮蔽物的傷民.jpg 

沒有遮蔽物的傷民

 
  雖照片為黑白照,但可看出爆炸現場滿目瘡痍,無法辨識眼前到底是破碎的瓦礫堆,抑或是殘肢;斷垣殘壁中,人們失去給予他們溫暖與安全感的遮蔽物,只能依靠彼此,等待政府的救援。當時人民處境有如身在地獄般,原子彈爆炸後的熱能是太陽照射的一千倍,幾乎可以融化地面上所有生物,即使能在爆炸後勉為其難地生存下來,也難逃皮膚熱灼潰爛的痛苦,加上當時人們並不知其帶有強烈輻射,長期暴露於輻射下造成基因的改變,引起多重併發症而死去的人數也不在話下。
 
(圖四)裹著血跡斑斑的繃帶,家庭留念照.jpg 
裹著血跡斑斑的繃帶,家庭留念照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僅過半百,但從一張張照片中,能得知核武威力的可怕與嚴重性,近半數的廣島與長崎市民在這場原爆中喪命,不論是對生還者或罹難者家屬都帶來難以承受的傷痛與悲傷,盼透過這些歷史相片,能夠提醒世人核子武器的可怕,期許類似的悲劇不再上演。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