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三乙 方珮慈/投稿(本篇評論不代表周刊立場)


  近幾年發生在歐洲與美國的恐怖攻擊,經過國際新聞的渲染以及複雜的政治角力,使得人們對於這類的攻擊事件,容易朝向「都是中東地區的混亂」,或者「都是伊斯蘭國(ISIS)」的過錯,而造成國際社會間的動盪與國際社會安全的疑慮。


  事實上,對於近幾年崛起中東地區的新勢力─伊斯蘭國的背後,牽涉的不全然都是宗教派別的問題,但對於主流媒體來說,一旦有關於中東地區動亂的新聞,就很喜歡先從千年前的宗教派別開始說起。拿基督教或天主教來說,信奉唯一的神耶穌,但是其下也分成許多派別,難道各派別之間就沒有衝突?就宗教派別而言,實際上相似的部分仍比相異的部分還要多。故在探討伊斯蘭國或者中東地區的衝突問題時,不能全以宗教派別的觀點著眼全局,也沒有必要從千年前的宗教歷史開始說起。


  又許多人認為,伊斯蘭國的崛起和種族問題有關。事實上其種族問題的背後牽涉到的,是西方國家勢力相互角逐下的結果。現在中東國家的形成,國家領土的劃分,西方國家多少都有參與,為的是在中東所能得到的利益,而這種外來勢力的介入,即打亂中東地區的平衡。如以色列就是由美國所扶植的國家─儘管它是消失了一千多年後又突然出現的政權。因此對於伊斯蘭國崛起的問題,也不能單純從種族問題以偏概全的論述。


  至於伊拉克政府的問題,當美國以強勢的軍事手段結束海珊政權後,在前方等待伊拉克百姓的不是更好的政府,而是一個陷入了權力真空所造成的派系角力政府,雖然受益石油產業復甦,國家年經濟成長也上升,但伊拉克百姓的生活並沒有過得更好。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對於現狀不滿的人當然會反抗政府,幾乎擁有國家組成要素的伊斯蘭國也就在這個時候壯大勢力。


  至於西方國家對於中東地區的勢力角逐,美國自然不用說,加上美國的頭號對手俄羅斯,或者其他歐洲國家如法國、德國,以及沙烏地阿拉伯、伊朗等中東國家的政治勢力,這些勢力的一舉一動,其實互相像齒輪一般緊密相合,牽一髮而動全身。各國都不會放棄到手的既得利益。當我們在看伊斯蘭國「惡行惡狀」的新聞時,會不會想到,其實是因為其他勢力的影響,而造成伊斯蘭國只能這樣反擊。


  伊斯蘭國的崛起,不全然和伊拉克有關係,也不一定是宗教派別的歧異與衝突,或種族問題使之崛起;伊斯蘭國崛起的背後,牽涉的是更多其他國家在中東地區的政治勢力角逐影響。或者我們應該這麼思考,在歷史中沒有一個國家、或者一個政權在興起時,是和平壯大的,對於有異議的人事,直接剷除當然比坐下和談更容易且快速地建立政權。當我們在譴責伊斯蘭國的惡行時,是否注意到持續發生的以巴衝突,惟我們不會去譴責美國的惡行。所以究竟哪邊是「受害者」,哪邊又是「正義的一方」,值得我們深思。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