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歷史三甲 張倪菁(本篇評論不代表周刊立場)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任期的最後一年(2016年)開始進行的最後的對外訪問,在到達沙烏地阿拉伯後得到的是冷淡的對待,也沒有相關的報導,這顯示的是沙烏地阿拉伯對於美國的不滿,除此之外,透過報導我們還可以發現美國對中東地區的外交總是與軍事相關,似乎沒有更進一步的交流,而這與歐美國家對中東進行的干預有關。


  歐美國家對中東局勢的影響行之有年,在這裡,歐美國家所尋求的是利益,追求利益並不是一件壞事,但西方國家在這裡的追求反而導致了中東局勢的混亂,除此之外還有全球化的因素影響,國家與國家之間是緊密相連的。然而透過這些報導,我們可以看出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所持的角度並不相同,美國認為應該從世界的角度來考慮整個局面,覺得沙烏地阿拉伯所持的角度太過狹隘,只注意到在中東的自己國家的敵人,但我認為這其實並不盡然,而是當前局勢的變化對於沙烏地阿拉伯來說影響太大罷了。


  在與前一兩世紀相比戰爭已經不普遍的現在,競爭的方式就是經濟為主,除此之外也會互相結盟合作以獲得最大利益,而以石油為主要生產的沙烏地阿拉伯與其他國家相比,僅能藉由石油的輸出獲得財富,然而歐美國家解除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將使沙烏地阿拉伯帶來極大的衝擊,我認為美國對伊朗的友好其實不算什麼,但牽涉到利益的獲取而言就不一樣了,而就這方面而言我想沙烏地阿拉伯也很難給美國好臉色看了。除此之外,筆者認為歐美國家對伊朗解除經濟制裁影響的並不只有沙烏地阿拉伯而已,而是整個經濟體系都會有所變化。


  再來,現在「世界的敵人」則為伊斯蘭國,世界各國對此都表現出要共同合作來對抗的樣子,但是伊斯蘭國的崛起反而使得中東的「平衡」給打破,雖然在此之前中東各國之間的齟齬不是不常見,但是在彼此合作打擊伊斯蘭國的相關發表上都可以看出國與國之間微妙的互動,尤其是歐美國家介入其中的時候。如在報導中提到的沙烏地阿拉伯因為美國表示不會干預敘利亞而不滿的問題,筆者認為這不過是美國為了避免局勢更加混亂而做出的結論,而沙烏地阿拉伯與敘利亞之間的歷史淵源促使了他們態度的轉變,對抗伊斯蘭國恐怖行動的合作也或許促使了沙烏地阿拉伯對美國的冷落態度。


  雖然有人分析兩國互動冷淡的原因是因為美國表明不會干預敘利亞,又或因為美國與伊朗友好,又或與恐怖行動相關而造成的不滿,但筆者認為這些都只是一部分而已,兩方的互動會如此只不過是因為將歷史長久的壓抑稍為散發出來而已,而事實上就如美國總統所說的,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其實是複雜的,而之前的祥和也只是不去撕開表面友好的那層紙罷了。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