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宋柏呈

 

  「蟬聲漸弱,天意漸涼,落英繽紛,整片山頭覆上層迷人的金黃,仰望如此美景,竟也在不自覺中陶醉不已……」

 

    「等等等等,葉林,你在寫什麼?我怎麼完全感覺不到你說的那個景象美在哪?一堆落葉堆在一起是會發臭的欸,而且他們還在森林裡,一方面絕對會被臭暈,另一方面,在那個角度根本看不到山吧?」

 

    「嘖,我說江明,你要感性點啊,世事瞬變,繁盛不再,秋意席捲整片大地,萬物呈現出些許悲涼的傷感,不是有種壯闊卻又哀戚的衝突情感嗎,這當然是美到極點阿!而且看書又不會聞到臭味,那種事情隨便就好了啦。」

 

    「欸!這樣也太不負責任了,說什麼『一個偉大的作家就必須要在任何細節裡都對讀者負責』的是你吧?而且也是你說要請我評斷新章節我才來的,現在還說是我的錯?」

 

    「這是兩回事好不好,你不要故意什麼事都混在一起談,而且你不能懂我的美本來就是你的程度不足啊。」

 

    「現在又嫌我程度不足囉?好啊你,下次就不要再叫我給你意見!」

 

    朝日稍微偏離天頂的午後時分,廣州某間稍嫌破舊的屋子內,兩個正值壯年的男子正在為了某些字句爭執中,但似乎從原先的文辭之爭轉而偏向小孩子的幼稚吵架。

 

    「不要就不要啊,你以為我想啊,你這個腦子長肌肉的!」

    「我腦子長肌肉?那你肚子裡裝的不就只有白墨水……」

 

    雖然兩人這時的心智程度有越趨低下的勢頭,但慶幸的是一道悅耳的女聲打斷了這幼稚的爭吵。

 

    「好了好了,你們就歇會兒吧。我看看……這邊改成『落英繽紛,漫天的金黃飛舞』就沒問題了吧?一樣很美,而且不堆在一起也就不會發臭了。幫你們端茶來了,喝幾口後冷靜點,不然小旗又要被你們吵醒了。」

 

    頓時間,上一秒還吵得不可開交的兩名幼稚男子在這時噤若寒蟬,原先粗魯的動作也在剎那間變得輕柔許多,像是生怕再製造出任何噪音。

 

    「我說蝶兒啊,跟了這麼一個頑固的白面書生也真是辛苦妳了。」江明看者端茶過來的女子,雖稱不上絕美,但氣質清新自然、舉止溫柔婉約,如此賢淑的女子確實也是難得一見了。

 

    「江大哥你就別開我們夫婦的玩笑了,林雖然確實是固執了點,但你也知道他對我可呵護的很。而且當初要不是大哥的幫助,我們倆至今可能都還在居無定所地各自奔走,就連要認識都別想了。」她一面幫三人倒茶,一面語帶感謝的說道。

 

    「真是,就跟妳說過多少次了,這事別再提了,兩個『那拉』無處可歸地遊走街頭像話嗎?況且我老早就被這弱書生纏上了,再幫妳也只是順手之勞而已。知道的話就別再謝了。怎麼妳就這時跟這書生一樣頑固啊……」淡淡地啜了口茶後,隨手在空中揮了揮,示意她別再提起這件往事。

 

    「我說你們,你一言我一語地固執來頑固去的,當事人就在旁邊好嗎?能不能給點像樣的尊重啊!」但他們談論地畢竟是自己,在一旁的葉林聽到兩人的談話,心底微微的有些不快,聲音自然也跟著大了起來。

 

    然而就在他講完話的同時間,隔壁的房內傳來了嬰兒的洪亮哭聲。在場三人面面相覷,接著一致望向吵醒嬰兒的罪魁禍首。

 

    「欸,你兒子被你吵醒了,男子漢大丈夫,自已負責。」

    「林,我想小旗應該是想要你陪他玩了,就先去陪陪他吧。」

    「……知道了啦,我去就是。」

 

    但就在葉林認命地走進內房沒多久後,原本的嬰兒哭聲漸漸停止,取而代之的是天真爛漫的單純笑聲和他的哀號。

 

    「旗!等等,你給我回來坐好,別爬到那裡去!……那個不能吃!別去碰那隻蟲!也別拉我的辮子啊啊啊!」

 

    天色漸暗,原先白熾的光芒緩緩被昏黃取代,而安詳的微風吹拂著這一整個秋天,歡愉、爽朗的聲響迴盪在微涼的大地,儘管世事混亂,但在此時短暫的時光中,只有單純的快樂能充斥在那棟破舊的小屋中。

    就算,這會是最後一次。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