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攝影/陳 欣

 

  每到六月時節,氣候炎熱,薰風徐徐,或許是因為即將離別的心情,讓文華樓前的那片荷花池,顯得特別靜謐,我們懷著些許期待又緊張的心情,悄悄地登上文研四樓。


  「嗨!你們好。」首次見面,戴晉新老師就給了我們一個親切的笑容。



戴晉新老師.JPG


 


  戴晉新老師是這屆甲班畢業生的專任導師,因為這次刊物的訪談,戴老師特別撥空中午讓我們訪問,在這次的談話當中,戴老師以邊說故事邊聊天的方式,來訴說他對這屆大四畢業生的看法,讓我們恍若其境,豐富有趣,給了我們溫和又親切的印象。


  戴晉新老師是從這屆的學長姐大三時開始接任的,在相處兩年後,老師覺得這屆畢業生與以往學生不同的地方,是在於這個班級的關係較為淡薄,平時不太會有全班性的活動或是班遊,反而比較偏向「小團體」,一個班是由一群群朋友所組成的,雖然如此,老師仍很高興地說:「班上同學與歷屆畢業生相較之下,有很多其他的才華,在課外活動方面相當活躍,像是這屆專職的模特兒、電影狂、擊劍高手等,不少人都有自己課外的『成績』。」除此之外,戴老師補充道:「這屆畢業生很多人都擁有自己的校外生活,雖然忙碌,但是他們在課堂中表現良好,不會因為個人的活動而導致課業的荒廢。」。


  而且這屆的畢業生,戴老師覺得,男女生各有特色,像是女生外表亮麗、身材姣好,男生則是很有想法,知道自己未來的方向,戴老師微微笑著說:「在我與他們的聊天過程中,發現有出國計劃的人數偏低,班上同學想出國發展的意願並不高,但是他們對於未來大致有自己的規劃,相當不錯。」戴老師覺得,讀歷史系不是一定要報考研究所,而是對未來要有自己的想法,像比起歷年畢業生,這屆報考研究所的人數反而較少,「這也是許是這幾年學生漸漸的走向,因為現在社會高學歷的人不一定找得到工作,所以這幾年的學生們反而比較想要快點進入社會工作。」老師看著我們,語氣有些感嘆。


  由於戴老師教學經驗豐富,對這幾年來的師生間的變化有許多感慨,老師說:「或許是因為現在『大學』趨勢的關係,導師與學生的關係並不密切,比較沒有太多的時間相處、聊天,或是一起出外遊玩,這是比較可惜的地方。」雖然如此,每學期戴老師依舊與班上有一至兩次的班會,以及與各小組的見面時間,縱然全班性的活動較少,但戴老師有時也會和班內的同學出去吃個飯、喝個咖啡,關心班上的近況,或是和學生們討論他們最近碰到的問題等等。


  看著自己一直關心著的學生們,在不久後就要畢業,戴老師有些感傷,但對他們仍抱持著碩大的期望,戴老師毫不猶豫地說:「希望他們將來是有用的人!」老師特別強調,有用的人不一定是年薪多少,或是擁有多大的權利,而是自我價值的實現以及獲得別人的肯定,因為這樣,才能成為對社會有用,對自己人生負責的人,「我也希望這屆畢業生能做個快樂的人,在自己的領域上實現自我,也讓別人認同自己,這也是『快樂的人』的因素之一」戴老師瞇著眼笑著說。


  雖然戴老師與班上同學們相處的機會沒有很多,但是老師依舊非常關心班上的學生們,在這次的訪談過程中就可以清楚感受到,當老師熱切地與我們訴說對畢業學長姐的期望時,那語重心長的言語裡蘊藏了濃濃的關懷,希望學長姐們在畢業後能夠找到自己真正想從事的工作,以及對自我的實現,做到「有價值的人」。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朱
  • 我有看到一些關鍵字
  • 欣
  • 關鍵字?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