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圖/陳毓沂


  對剛進入大學的小大一來說,最先所認識的,莫過於該班的導師了。大學的導師與過去國、高中在學校的導師很不一樣,他不會每天批改你的聯絡本,也不會時時刻刻的督促你快點讀書,更多的是師生之間良好的互動與溝通。例如在每個學期都會有的導師聚餐,老師與同學可利用這時間彼此做交流,及談談最近的情況,不管是學業、職涯規劃、社團更或者是你的感情問題,老師們都會很願意為你解惑的。


  而本學期新開始,我們訪問到了擔任一年乙班導師的高郁雅老師。今年是老師進輔大歷史的第十年,也是帶班的第十年。除了前三年,是從二帶到四年級以外,其他時間都是擔任大一導師(而且很巧正好都是乙班!)而面對這屆的新大一,老師的感覺特別不同,有點興奮也有點緊張。一來是本屆開始招受陸生,共有三位女同學,二來是因為有一位新的外籍老師-米丹尼教授。老師笑的開心得說:「米丹尼教授會教『史學導論』,這些學生非常幸運,不僅英語能力會增強,也可聽到不同於台灣一般學界的「史學導論」內容。」以往系上並沒有這樣的經驗,所以這些更多元,開放的環境,皆令人特別的期待。


001.JPG  

這是老師在今年8月初,因國科會計畫補助,去北京作研究。所以順路聯繫了兩位北京陸生,先見面認識所拍攝的。右邊的是祝常悅同學,左邊的是馬瀅同學和她的父親。


  在這不短的時間擔任導師的工作,當然也有很多有趣且豐富的經驗可與我們分享。最令老師印象深刻的,就是剛開始進輔大的那三年,說到這裡,老師的情緒突然激昂了起來:「因為當時我的腳踏車被偷,那個班的同學無意間知道了,竟然全班決議把剩下的班費買腳踏車送給我。我記得是畢業典禮那天,他們神秘地帶我去文華樓後方,我看到綁著大緞帶的腳踏車禮物,感動地當場流淚。當然我心疼同學花錢,也告誡之後的學生不必花錢送老師東西(我們做老師的最希望同學畢業後能找到好工作、有穩固的收入),但我從腳踏車看到同學們的體貼、人情味。雖然這輛腳踏車後來不幸又被偷了(順便提醒同學校園失竊多,請好好保管財物),但還好當初留有照片,我時常看照片回憶那個班級,砥礪自己好好當個導師。」雖然老師雖然有點害羞,但仍是笑得很開心,我想,就算腳踏車又再度失竊了,但是它已經牢牢存在郁雅老師的心中了吧!


002.JPG  

當時學生們送給老師的腳踏車


  至於關於學生對未來的規劃,老師又有如何的看法呢?為了不讓新生們「輸在起跑點上」,除了學期中的導師聚餐以外,在學期初的大學入門課程中,加入了「學業進修講座」的課程,邀請有雙主修、輔系、學程、轉系的學長姐分享他們的經驗,提供更多的資訊幫助新生們。或許歷史這門學科在現今的社會上很難可以有發揮的機會,但在這大學四年中,你可以選擇往歷史的道路邁進,或是以歷史為基礎,往其它的學科發展。輔大的資源很充沛,能學習到的東西也很多。最後,老師給新生幾句話:「輔大的學費很貴,希望大家善用學校資源,莫入寶山,空手而回。玩樂之餘,莫忘初衷,好好造就自己。」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鄒怡安
  • 失竊事件感人又好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