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鈞凱


  如果在你的學生時代,有人要你放棄,每天睡到自然醒、愛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愜意假期,只為了演出一齣劇,你願意嗎?19982月,一群歷史系大一學生就被這樣要求,在農曆年後的二二八公園,為三個月後,一年一度的歷史週劇展做準備。


  「那時候大家也不曉得怎麼搞的,每個人都很配合,導演、副導演這樣要求,大家就默默地去排演。」回憶起這段經歷,璧如助教這樣告訴我們,「可能我們班比較聽話吧,學長姐跟我們說要演戲,我們就演戲;導演、副導演對這齣戲很堅持,我們也就配合他們。」而飾演賣女兒婦人一角的若瑜助教跟我們說,不論角色戲份多重,她們的導演都相當要求,「我只是一個賣女兒的,可能上去只有兩三句台詞,但是他對我的表情、講台詞的語氣……我不懂他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嚴格!」不只是若瑜助教「深受其害」,璧如助教說,當時班上有個男生一直背不起他的臺詞,她們的導演就要求他到公園裡其中一棵樹旁,「對著樹講,一直講到背起來為止」。這些看似無理的要求,在十多年後兩位助教再次回憶起那些年的種種時,雖然口中滿是抱怨,但臉上卻不時掛著無法掩蓋的笑容。


  19985月,在文友樓的那場公演,是歷史系少見的坐無虛席,不僅有人感動落淚,許多師長更給予好評。「雷老師說,她看了那麼多年的劇展,其中兩個最令她印象深刻,一個是大我們四屆的學長姐演的希臘神話,另一個就是我們。」


  這就是若瑜助教、璧如助教的青春無畏。



1998年的那場公演


若瑜助教(以下簡稱瑜):那年劇展,我們演的是老舍的《茶館》,一齣在大陸很有名的劇,之前有到台灣公演過一兩次,最近電視也有改編的連續劇。


璧如助教答(以下簡稱如):故事是藉由一個茶館,來表現清末民初大時代的動盪。那時候慢慢地,列強進入中國,還有所謂的「托拉斯」,大家在接觸到西方勢力之後,每個人做了不同的選擇,於是他們開始在茶館裡,說一些話、做一些事,其實那就是一個時代的縮影,透過一個茶館表現出來。

像有個叫六爺的角色,在清朝時他是很有地位的,他可以每天去溜鳥,可是到了清末他的影響力不再,他只能落寞地在茶館裡喝著茶、遙想當年。也會有一些公公、太監到茶館叫囂,他們會認為他們還有勢力,但事實上已經沒有了。

而茶館的老闆王掌櫃,面對茶館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差,其實他也想了很多辦法,他找了說書人,也改裝了茶館的內部,但是生意還是好不起來,我覺得這大概也在暗示清末的政局起不來了吧?


瑜:比較特別的是,戲裡有很多小人物、小角色,可能台詞不多,出來串個場,穿插一下,透過這些小人物、小角色表現出那個時代民間普遍困苦的情形。雖然戲分不重,但是導演對我們也相當要求。像我那個時候演的是一個因為很窮,所以要把女兒賣掉,換一碗爛肉麵的婦人。就只要跪下來說,「求求你」、「給我一碗爛肉麵吃」,這樣而已,導演對我的表情、講台詞的語氣、聲調還是很要求。


如:而在故事的最後,王掌櫃還有常常出現在茶館裡的幾個常客,這些看著大時代這樣走過的人,他們覺得自己要死了,決定送自己最後一程,因為沒辦法出門,他們就在茶館裡灑冥紙、繞圈圈。那時候還有學姊看到哭呢!



成功源自於不必要的堅持


瑜:我覺得那時候大家也真的都很努力,很注重各種小細節。像茶館的冥紙是北京的冥紙,跟我們平常看到的不一樣,我們就買紙回來自己剪成像甜甜圈一樣的形狀。


如:那時我們還有準備真的留聲機,因為故事中一開始茶館的生意很好,王掌櫃又是見過世面、時髦的人,所以他喜歡在茶館裡聽留聲機。我們有個同學,就特地從家裡帶一臺真的留聲機來。


瑜:我們還養了一隻真的雞(笑)。我記得因為有一幕有雞,但忘記是誰要買雞或是誰在養雞,臺詞裡好像有提到什麼,所以後面要有一隻雞當背景。就為了這樣,我們在文華樓215養了一隻真的雞。


如:我們的助教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讓我們養了。如果現在學生跟妳說要養雞,妳可以嗎?


瑜:不可以(大笑),因為我們那時候養還滿長一段時間的,如果你明天要演,你今天來跟我說,助教借我放一下,我會答應你,可是如果你要養幾個禮拜,我就不會答應。


如:我們大概養了個把月吧?養到後來都有感情了,捨不得吃。我忘記後來牠怎麼樣了,不過我記得我們大家還有討論過那隻雞要怎麼處理,就是決定不能殺牠。



所謂「青春」


瑜:經過那次劇展,我覺得班上向心力跟同學之間的感情,真的有非常大的提升。尤其是剛演完的時候,我覺得那時候班上感情超好,大家平常在講話的時候,沒事還會溜兩句臺詞。我印象最深的是,有個演特務的同學,他的臺詞是「其人、其人當漢奸,罪加一等」,但是他前面一定要加個「操」,後面那一整串才說得出來,所以我們導演只好妥協,讓他加了「操」這個字。


如:我們導演不是那麼容易妥協的人呢!我覺得我們班那時候的行為完完全全符合「青春無畏」這個主題,因為我們沒有多想,而且我們也不覺得有什麼困難,或是我們做不到,真的就默默的做。對那個「大黑豬」導演那個可惡、那麼無理的要求,我們也都配合。所以為什麼那個特務要加「操」那句話?我覺得他可能在反映對導演的不爽。(笑)

所以當你青春的時候,你什麼都不用怕、什麼都不會多想,自己就是想把那齣戲演好,沒去多想為什麼要做、為什麼要付出時間、為什麼大家在放假我們要來排演,所謂「青春」,就是不會想這些,只是開開心心地去完成一件事。


瑜:只能說當時,剛好一切都太美好了。因為系上有這樣的活動,給了我們這個機會,卻帶給班上這個始料未及的改變。現在我們的角色已經在工作上,不會再像以前什麼都不想、無憂無慮。不可能因為以前做過這樣的事,現在還用當時的心態來做很多事情。不過有的時候也還是會想,即使是現在,也應該要有那樣的心態,讓自己的日子過得快樂一點。


如:以前會覺得,我要這樣做,是因為不想有遺憾;那現在是覺得,再不做,我會有遺憾,我覺得是有一點差異啦,因為年紀上也不一樣了。那時候完成這件事以後,我沒有想過它能帶給我什麼、或者我能在裡面得到什麼,可是它就在我人生閱歷中,留下一個重要的印記,就像一根圖釘釘在那,它可能小小的,但它就釘在那,拉也拉不下來。


瑜:即使是現在,我還是覺得很幸運,剛好是這個班的一份子,也曾經共同促成了這件事,它可能不是什麼豐功偉業,但我們能跟著全班同學、那群夥伴一起,縱使最後演出不如預期,我們還是很高興能一起用青春揮灑,完成這件事。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
  • 優美佳句
    璧如:「它就在我人生閱歷中,留下一個重要的印記,就像一根圖釘釘在那,它可能小小的,但它就釘在那,拉也拉不下來。」
    若瑜:「就為了這樣,我們在文華樓215養了一隻真的雞。」

    哈哈哈哈為什麼若瑜助教這句話讓我好有畫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