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柏剴 採訪/江佩穎、黃柏剴、郭依婷 文字整理/鄒怡安 攝影/林芃均

 

DSC00651.JPG  


  縱使台海已經開放多年,但對於大陸,總是蒙上一層神祕的色彩,今年首度開放陸生來台就讀,不僅我們充滿期待,他們也正開始要發掘台灣這塊土地,於此我們訪問了祝常悅學妹,聊聊她對台灣的看法。

  

來台前對台灣的想像

   

  來到台灣之前,學妹對於台灣有非常多的想像,而這些想像多是來自教科書、報紙和電視的宣傳。在她眼中,台灣不只是個治安良好,氣候宜人的所在,台灣的民主政治和經濟發展才是他們真正好奇的事物。「天天打打鬧鬧,說些激進的話和口號的地方到底是什麼樣子。」常悅學妹表示,而台灣人們習以為常的議會鬧事,街頭抗爭,對於他們而言,可說是難得一見,甚至不可能看見的奇景。除此之外,她也認為台灣的經濟發展是超出大陸的,「我們知道台灣的經濟發展比大陸早一些,程度高一些,時間長一些,如果把大陸歸類在先進工業國,台灣已經向後工業時代邁進。」而其中最有趣的莫過於她提及現在解放軍和國軍的關係「天氣非常好的時候,可以看到國民黨駐兵的槍口,特別的節日時他們〈國軍〉還會鳴槍,解放軍還會回應呢,其實沒有想像那麼對立,根本沒有那麼嚴肅。」學妹如此表示,這些也成為學妹對於台灣,對於這塊土地的最初印象。

 

踏上台灣的土地之後

 

「台灣人玩得很瘋!」學妹這樣說,她沒有想到台灣人這麼愛玩,之前雖然接觸過北一女中的同學,也有在行前教育時提到這點,但到了台灣才充分的體會了什麼叫做「玩得很瘋!」,她和馬瑩學妹剛到台灣時,由於沒有台灣室友的關係,每晚早早11點就上床睡覺了,但一等到開學,學妹稱此為「世界大變!」,十一二點關燈已經變成天方夜譚,偶爾一兩點起來上個廁所,鍵盤聲此起彼落,宿舍的燈也多是亮光光的,學妹對此感到不可思議外,也做了個原因歸納「北京溫差大,入夜後溫度一降,人們自然犯睡意,而台灣比較炎熱,台北又是個繁華的城市且大家對網路依賴度很高,就導致你們不睡覺。」至於是不是這樣,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這點之外,常悅學妹對於台灣人凡事「慢慢來」的處事態度,也感到十分驚訝,她認為台灣的生活節奏比北京慢得多,並舉出了她來輔大歷史系之後的實例,「有次與人有約,下了課急急忙忙的跑過去,坐在哪裡等阿等,還是沒人來,結果過了一大段時間,大家才悠悠閒閒的帶著便當一起來開會。」她甚至表示,台灣時間觀念薄弱,遲到已經是基本常識。

 

    而最讓她無法適應的居然是台灣人太過於禮貌。在來台灣之前,她曾經與高郁雅老師碰過面,在當時即對台灣人的禮貌印象深刻她的爸爸也曾經提過有關於台灣禮貌的事情,使得常悅學妹十分的緊張。當她來到台灣之後,她徹徹底底的嚇到了,她不敢相信商店店員為何如此客氣,上了公車之後,更對於台灣公車司機的服務感到吃驚和訝異,「很少在北京聽到公車司機溫柔的報站,可是在台灣我有次回輔大時,司機溫柔的報上站名,溫柔的道晚安和謝謝乘坐。剛開始以為只有這位司機如此,但後來發現大部分的司機,都是如此。」學妹也對此作了一番註解,「台灣可能歷史形成的特殊性,使得這種親切感、熱情感和長時間文明發展過程中形成的禮貌融合在一起,很有特色。」對於台灣的熱情和親切感,學妹或許剛開始難以適應,但相信日後她回大陸之後,會想起台灣的這份好。

 

    常悅學妹在回給她朋友的信件中寫道:「剛來台灣沒幾天,這裡真的是華人世界的一個奇葩。」筆者不知這句話是褒是貶,但希望,日後學妹更加了解這塊土地後,台灣的感覺不再只是一個奇葩,而是宛如回家。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