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 歷史三乙 吳品萱

 

  從上了這麼多個禮拜的課,我所感受到的,是西方國家根深蒂固的「達爾文社會主義」,對於自身信仰的優越感。在這裡指的信仰並非狹義的指稱宗教信仰,而是種信念與價值觀。我們生活在西方主流媒體影響下的社會中,對於「中東地區」的認知也多是逆來順受的:「媒體說什麼,我們就相信什麼」。新聞說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慘無人道、腐敗不堪,我們就相信了,然後對於敘利亞這個遙遠國度就產生了「同情」的心理。一併的和西方主流媒體所灌輸給我們的觀念所融合,像是「民主國家才是真理」,「被專制政權統治的國家需要被拯救」,「中東地區的人民仍在專制的泥沼中掙扎」等等之類的價值觀。

 

  但就像老師上課說的,哪個國家沒有內亂、沒有暴動,為什麼敘利亞境內的內亂就會被放大,專制政權「不人道」的行徑就該被無限上綱,歐美國家就能以「和平」的名義擾動敘利亞地區的戰爭,卻反而使戰爭的規模擴大,出現更多不同立場的競爭和角逐,出現更多複雜的利益關係,讓戰事更加延長。

 

  從上課提供的一篇「真正待過敘利亞的記者告訴聯合國『你們都被媒體騙了,事實是完全相反的』」,拆穿許多媒體透過假新聞,塑造出敘利亞戰爭中他們所想引導的「風向」,而許多主流媒體也往往忽略探討消息來源的真實性。這名記者想告訴我們自己在敘利亞生活時其所見所聞都與西方主流媒體所傳達的幾乎是完全相反。

 

  但我也認為這名記者所看到的「敘利亞人民相信和依賴阿薩德政府」這件事,也可能只是這名記者所遇到的片面狀況。他不太可能能夠完全的了解整個敘利亞境內全部人民的想法,他所說的也不過是他個人所接觸到的片面部份而已。

 

  但是它所說出來的面貌確實和我們一般透過主流媒體所接受到的消息截然不同,也給了我們另一種面向的價值觀。我們在學習歷史的時候也都清楚,史料所能反映出的「事實」相當有限,即使是一手史料,也會受限於記錄者的價值取決和其所片面看到的。我們必須盡可能的蒐集更多不同面向的史料,才能試圖去拼湊出「盡可能完整的事實」。

 

  現在的敘利亞戰爭其起源可以大概推測出是小阿薩德政權在試圖改變過往專制的過渡期中,所碰到的新舊勢力反對浪潮。然而卻被歐美國家的外來勢力去渲染、誇大其中的問題,使得內亂更加複雜化。我們現在所能看到的消息來源,及多數皆是媒體在其背後有利益和價值觀的立場下,所經過「價值取決」的「事實」,因此我們必須盡可能地去探索各種不同的意見和觀點,並且懷疑各種說法的真實性,才方能盡可能的暸解、接近敘利亞戰爭的真相。

 

  只是我覺得有趣的是,我們現在要討論的真相,到底是原先一開始敘利亞內戰發生的原因呢?還是應該討論目前敘利亞內戰擴大成這種地步,外國勢力涉足的背後原因?這其實已經不單單是一般的國家內亂問題了。

創作者介紹

史家周刊 Historian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