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李昭頤

  歐洲於十四世紀陷入鼠疫的侵擾,當時全歐洲近半數的人口病逝,修道院、國王以及各地領主皆試圖治癒這可怕的瘟疫。身著黑色的長袍,頭戴黑色的扁帽子,臉上則是戴著如鳥喙般的尖嘴面具,他是—瘟疫醫生。是受到各個城市統治階層尊敬之人,唯有他擁有自由進出病患住所和檢驗屍體的資格。


  我用著細長的指示棒掀開男子的上衣,明顯的黑斑爬滿了他的腹部及胸膛。為了不被疫疾影響,指示棒已經受到神父的加持,而且面具底下塞著可以去除瘴氣的玫瑰花瓣。拿出鋒利的小刀輕輕往患者的手腕劃去,底下放置著用來盛裝汙穢血液的木碗。在放血的期間,我開始熬製湯藥,對於身體虛弱的病患而言,除了服用藥物外,補充流失的養分亦是重要的事項。

 

  「謝謝!謝謝您的幫助!醫生!若是沒有您......我的兒子肯能會......」眼前的老人邊低著頭邊說著感激的話語

 

  「......不用客氣,我們也是受到佛羅倫斯公爵的委託來做事的。」我試圖提高音量讓老人能清楚的聽見我的聲音,畢竟我的臉上可戴著厚重的防疫面具。一陣痛苦的呻吟使我把視線挪回到病人的身上,男子身軀有部分的區塊開始發黑,雖然他是醒著的,意識卻明顯不清晰。把湯藥移到病患嘴邊,待男子緩緩的嚥下熱湯後,我拿起拐杖敲打他的背部,以便赦免男子的罪過,畢竟是他們自己犯下大罪才會被上帝懲罰的,只是被木棒挨個幾次,就能贖罪,這是多麼輕鬆的事情啊!

 

    「米特先生,接下來請按時把青蛙按壓在他的頸部或腋下即可。」

 

  「可是......這樣......不會被感染嗎?」老先生神情看似十分緊張,這不能怪他。自從大瘟疫進入這座城之後,他的妻子和另外兩個兒子都病逝了,會如此徬徨無助不是沒有任何原因的。

 

  「呵!請放心,經由指示棒的赦免,瘟疫已不具傳染效力了。您只要好好注意令郎有沒有真心誠意地悔改,還有要按照我所說的去做。剛剛把骯髒的血液釋放出來,故要藉由青蛙的體液來補充缺失的部分。若是還是不適,可以去附近的修道院買藥。」說完,我便離開了米特先生的家。

 

  我是一位瘟疫醫生,在佛羅倫斯任職。在大瘟疫侵入之前,我本來是靠著堅定的信仰和信眾慷慨的捐獻過活的一名羅馬城修士。但是上帝對我們的行徑感到不滿,興許是某些貪婪的教士犯下的滔天大罪,也不乏是那些該死的貴族沉迷於他們的榮譽之中,到處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縱使有著瘟疫醫生,也阻止不了疫情的擴散。大多數的病患皆失去了意識,他們連懺悔的機會都沒有,指示棒只能稍微減緩他們的罪狀,最終還是得要依賴罪人們願意贖罪的心。可是我無法忍受,無法忍受我自己坐視不管,跟著對各式各樣疾病已經有研究的神父,學習不同的治療方法還有摘採藥草、磨製藥方等。經過多年的歷練,我成為了瘟疫醫生,並且前往疫情最為嚴重的城市之一,佛羅倫斯,對部分的商人和貴族進行治療,不過成效並不顯著。

 

  接下來要去一趟修道院,若是他們的收留的病患狀況良好,我會先回聖母百花教堂補充藥材。萬一情況比我想像中的還有糟糕,可能只好就地取材了。北邊似乎還殘留幾處藥草的栽培地,但是負責管理的人似乎是為了躲避疾病,而連夜奔逃了。不僅是藥草管理人員,連農民和市鎮的居民都開始遷徙了。  真不曉得這場瘟疫會持續多久。

 

  哦!上帝啊!請原諒我們的無知,請寬恕我們的罪過,您已經讓我們知道我們的錯誤了,我們向您發誓絕不會再犯下任何大罪了。所以啊!請停止散佈大瘟疫吧!我們依然是您忠誠的信徒,我們仍舊是虔誠的基督徒。阿門。

    全站熱搜

    史家周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